狄正梅
2020-01-21 15:23 作者:中国书画家联谊会  浏览:次 
】 【繁体

  狄正梅,自幼习琴棋书画,2015年进修于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杨德玉综合绘画国展创作专项研修班,中国美协会员(资格已够正上报审批),山东省青年作协会员,北京东方君公益基金会书画院特聘画家、沂源县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沂源县青年作协理事、中国旗袍协会沂源分会理事、江山文学网签约作家。



《阆苑天香》
文/狄正梅  
 
  喜欢诗词,喜欢绘画。
  也特喜欢自己最近创作的一首喝火令·红楼梦
  最喜红楼梦,帘开小院深。暗香盈袖动人心。端起两杯清月,梅影可追寻。
  写遍玲珑句,何时不解箴。种诗成画意岑岑。许我轻吟,许我奏瑶琴。许我有方天地,莫要误光阴。
 
  从古至今,诗、画都是创作者与读者心灵对话的一种方式,更是一种把浓郁情感、思想、感悟、爱憎等最灵性、最生动的发挥出来的一种形式。只不过,诗词是用文字来描述的,绘画是笔墨线条来表达的。
  诗是画之意,画是诗之形。他们不可分割,浑然一体,有的来源于生活,有的来源于我的梦。现在,让我感到最幸福的就是每天能有足够的时间铺开宣纸,执笔挥毫出心中的诗意。所以,我对诗画的热爱、痴迷、执着和投入是与生俱来和不可动摇的。
 
 
 
一、与生俱来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命里有华盖星的我,注定是安静的、孤独的。但也注定了自己与文学艺术有着天生的缘份,对诗画的欣赏与创作也是一种天赋的本能。
  所以,我心灵的门扉从出生就是虚掩着的,一直等着诗画悄悄的来轻叩!
  很少在文中提及我的身世,包括对我的同学朋友们也很少提到。因我的出生就是人生的第一难。母亲怀着我因营养不良大出血,早产在中庄镇医院。父亲跟奶奶嫌弃我是女婴摔门而去,是裹着小脚的姥娘在医院照顾的我们。
  虽没有出生在书香门第,但我却是出生在沂源县一个贫困又闭塞的小山村,却是从沂源山水的襁褓里分娩出来。所以,流淌的血脉里,自然富有了山水的灵性。
  不识字的母亲又给我起名红梅。梅花的魅力,一部分来自她的美,一部分来自文人墨客的“诗情画意”。所以,让同样在大雪纷飞中出生的我无形中以梅花为榜样。随着不断的长大,对于冬天,对于雪,对于松竹,对于所有与梅花有关的诗词书画越来越喜欢。所以,反复诵读中,无师自通的我开始创作出有着自己影子的诗词作品,比如鹧鸪天.阆苑天心
退隐深山万古才,冰心一片覆尘埃。耕云种月待花开,清光初照似瑶台。梅花运,命安排,五官灵秀勿疑猜。平生唯爱坐书斋,无争于世傲阴霾。
 

  上学后,可以说是让我最美的时光里遇见了诗。每天捧读着有着淡淡书香的诗文,便觉得唇齿生香,如沐春风。遗憾那时我就已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在我刚刚五岁时,母亲便与酗酒的父亲离婚,我是随母亲改嫁到一个新家庭来的。这也迎来了自己人生的第二难。两个正上学的哥哥很不欢迎我们的到来,对我们百般刁难,生活没有幸福可言。我上学后,让本来贫困的家庭又雪上加霜。所以没钱买课外书也定不起杂志、报刊。因此读的书特别少,我对于书的感觉可以说是求知若渴。记忆犹新的有次在放学的路上捡到一份残缺不全的旧报纸,竟然寻到了一首完整的诗《竹园草青青》。反复朗诵把它铭记在心,竹为松竹梅岁寒三友之一,又因当时正流行那英的《青青世界》,所以足以让我欣喜若狂。值得庆幸的是诗中的“千红万紫闹过,唯有竹高耸”。让我感悟铭志。是竹子不屈不挠的精神,让我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向上、努力、超脱。
  读初中时,有幸遇见我的启蒙老师王本静,是她发现了我的绘画天赋,从初一初二初三三个年纪里一共选了我们四个学生,专门成立美术小组来培养。遗憾我刚刚学了两周,却因家庭又一场灾难来临而不得不辍学。
  两个哥哥还没完成任务,继父却因肝癌病逝。我感觉母亲也因照顾病重的继父,整个人累垮了,包括她的精神。
  对于我的辍学,王老师有点不舍。因为她不止一次的劝过我,再跟她学半年,考美术师范没问题。所以,她还专门派一学生到家去叫我。结果那位同学是在我家玉米地里找到的我,当时我正跟母亲收玉米。母亲很为难的跟她说,你也看到了,我一身的病,吃药都没钱,我们家庭实在不允许。
  其实我是知道母亲是为了继父为了两个哥哥,才做出这种决定的。但还是有一份怨恨、委屈与不舍,让我不吃不喝,并呕气把自己关进屋里痛哭了两天。后来是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让我从痛苦中走出来。并让刚刚十四岁的自己对明天充满了无限憧憬。
  从此,心气高骨子硬的我决定抛弃画笔“弃艺从文”。对诗歌的热爱却更是如痴如醉。辍学的这段时间里,晒得又黑又瘦,我成了地地道道的小农民。无论春夏秋冬,无论是劳作在山上,还是河边;无论是刨地瓜,种菜,还是摘花椒,摘苹果……反正在与母亲的艰苦生活中,诗歌成了我最亲密的伙伴,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长期的诵读中,我从现代诗作之外,又遇到了大量的古典诗词。我失意时容易从陆游的《咏梅》“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看到自己的身影。而结局的“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让我一下又清醒。整首词赞美的是梅花的高格劲节,绝不是所谓的“孤芳自赏”。我尽兴时又会想起毛泽东的《咏梅》,“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何等的手笔,何等的境界?让挺立风雪中的一种俏丽形象、乐观的态度,摇曳在我眼前,暗香浮动。
 

 
  随着年齡的增长,伴着岁月的变迁。我懂得,如果连一日三餐都没法保障,谈什么诗和远方?于是,开始带着一颗诗心走出去寻找一种适合我赖以生存的手段。我外出打过苦工,当过工人,做过老板……经历了常人不曾有的生活坎坷。也写出不少诗歌文章陆续发表在联合日报、沂源通讯、鲁中晨报、青年文学、山东文学、江山文学网……走过风,走过雨,走过了自己。在2015年,终于有了条件让我重新拿起画笔,从沂源走向北京,进入清华美院杨德玉国展创作与理论研究班进修。
  整整二十多年没有拿过画笔的我,如久旱逢甘霖。短短两个月时间画出近二十副观音作品,并在沂源县美术馆成功的举办了我的个人汇报画展。众所周知,中国画是以线为主,画观音是练习线的一个过程。所以,在此以后我才得已能够全心投入国展创作中。功夫不负有心人,自己的作品渐渐地在中美协组织的中国画作品展中入选、获奖……终于两年后取得了中美协资格。今年夏,在东方君公益基金会赞助下,在沂源县书画院成功举办了我的第二次画展,这也决定了一个不甘于平凡的女子从现实逐渐走进自己的梦里。
  花前,月下。我不断寻找着自已内心的桃花源,创作出自己的诗词。比如最近创作的《鹧鸪天.素描》
 
画板空横玉宇前,挥毫诗意立云间。
清香疏影满斋园,年年常智做梅仙。
春将尽,遇秋缘,瘦枝含蕊待冬天。
相思如雪落谁边,知情明月笑不言。
 
  一朝,一夕。稍有闲暇之时,我便执笔在洁白的宣纸上用情描摹着自己对生命的热爱和美好生活的憧憬。晚上,心神便会潜伏泼墨的山水画里寻找那抵御尘世风尘的一花一草,一山一水,一房一瓦。比如,去年创作的全国中国画作品展翰墨青州获奖作品《春色满园》。
  林逋以梅为妻以鹤为子,我高山流水遇知音,余生以诗为朋,以画为友,不离不弃,至死不渝。
 
二、诗意栖居
 
  感谢诗画给了我一个精彩的生活。无论世界如何喧嚣,依然不做声,一个素心如雪的女子已静静地栖居在诗里,画里。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庄周梦蝶,我梦观音。从小至今,我已数不清多少次梦见观音,梦见自己身处阆苑仙境。其实,家庭不幸的我一直是活在我的梦里,是一个内心特别柔软、精神世界却极其丰富和浪漫的人。我也一直在写我的梦画我的梦。我的每一首诗,都是我个性与灵魂的彰显;我的每一幅画,都是融入了我梦中若隐若现的唯美的画卷。
  何为不幸?是与自己读到的书中描写的花季女子芬芳的生活比较而言,是与自己身边姐妹朋友们的幸福生活比较而言的。小时体弱多病,父母离异,然后随母亲改嫁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但无论我遇到多少次困难,流过了多少泪水,我的心中始终饱含着对生命、对生活、对大自然以及对父母、对老师、对亲朋好友的深挚热爱,并把这份拳拳之情镌刻在了诗画中。
  随着不断读书、学习,年龄愈来愈大,感情却逐渐细腻、敏锐。我欣慰自己能把别人不在意的风景、风情、风俗、乃至心中的点滴感悟,吟诵成自己的诗,挥毫成自己的画。然后再把自己栖居在里边。很自然,就有了我的《鹧鸪天·诗意栖居》
 
曲道廊房好个家,风摇绿水舞烟霞。
樽前弄墨寂寥去,笔底流香诗意哗。
食素膳,品清茶,倚山弹奏浪淘沙。
隐居宝地心常智,梦里挥毫一树花。
 
  我喜欢把自己栖居在诗里,画里,把自己与诗画融为一体,我的诗画就是我的灵魂。然后,冷冷的看着一颗彷徨与消极的灵魂,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销声匿迹。
 
 

三、不可动摇
 
  作为一个79年出生的女子,我刚刚进入了不惑之年。回顾我这40年的人生,花开花落、物是人非。陪伴我时间最长,让我最痴迷、最难以割舍的就是诗画了。它们让我学会在困难、坎坷面前淡定,把困难变成一首首诗词;也同时让我学会在生活中微笑、奔跑。
 
  不知不觉中,诗画默默地陪伴着我走过了人生的春夏。在人生的秋天与冬天,我将会携诗带画继续前行,且行且珍惜。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许是因为当今经济基础不太稳定的缘故,诗画的发展非常低糜。我一切从简,画枝梅花度过诗画的冬天。相信并坚持着,只有至真至善至美的人才能创作出不一般的诗画作品,才能迎来艺术春天的百花齐放。
  昨天,当年美术小组的一位老同学见到我并赞到,可喜可贺,听说你中国美协会员资格够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谁能想到那年辍学的你凭着自己的努力从社会的最底层挣扎着,就像雨后的竹笋一样卯足了劲儿一步步走向艺术之路,还取得了那么多的成绩。
  我说,是啊,首先应该感谢我的家人,我的亲朋好友,是在他们的支持鼓励下,自己才能够幸运的走出来了。当初我无论打工还是婚后开店做老板一是为了生活,二是为了攒钱到北京进修学习。暮然回首,我昨天所遭受的苦难与委屈,都变成了今天照亮我前行的路。我是在诗的陪伴下来到北京,得到老师与朋友们的指引,并坚持了很多年,才经历了涅盘与蝶变的。
  一直奔波在艺术的道路上虽是辛苦的,贫穷的。但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诱惑。可始终没有让我动摇,没有让我移情别恋。我始终对诗画情有独钟。也正是因了我对她们的这份难解之情,我会以“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为座右铭,以我的余生为宣纸,以我的鲜血为墨,以我的精气神为笔。将我从农村走向大都市生活的丰富经历,跌宕的人生感悟,还有对大自然对生命的无限热爱,创作出一系列作品来,相继在县里,市里,省里,北京展出,作品的名字就叫阆苑天香吧。
 
《行香子.阆苑天香》
梅院无尘,心月如银。花间坐、浅醉三分。
任它往事,去似浮云。
守玉为身,诗为骨,画为魂。
前生何命,今应何运。若相知、遁入空门。
露白秋近,独抱天真。
伴一张纸,一支笔,一知音。




    】 【打印繁体】 【返回顶部
    上一篇:张德宽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内容
    图片主题
    狄正梅
    狄正梅
    赵同
    赵同
    热点内容